Menu

失忆后的爆心地新蒲京,爆豪以为他妈要给他一个激动的拥抱



新蒲京 1

CP胜出

新蒲京 2

*是相声啦!

新蒲京 3

阅读: 165 次

私设有

Koira 好喜欢她的图

  方言文学,谨以此献给我的家乡

图 千里(Twitter)

‖ooc警告‖现代文设定‖

OOC有

*年代设置在21世纪初期,我喜欢那个很多时候对话还要面对面的时代。(在渐渐铺设定)

  说好是上中下,结果感觉要写长一点了。上篇(第一章)方言词语较多。

相干效应 Coherence

‖《我的英雄学院胜出同人文》‖


然而没有彻底交心。

“妈!你为什么……唔唔……和他那么熟……”

*原著向

‖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两小竹马的故事‖

“喂喂小胜,一起去海边吧。”

十二

绿谷话刚开个头,他妈一勺子小米粥就塞到嘴里来,话也只好说得跟粥一样黏糊。难得回家来,他妈心疼他心疼坏了,昨天儿子偌大一个身子吊在自己身上,生怕手一滑一堆骨肉瘫倒地上。

失忆后的爆心地,表现得意外地可爱。人偶对这个说什么都听都信的爆心地欢喜得欲罢不能的。一个剥去所有造成他别扭性格的记忆的爆豪,几乎是把他最后一点讨人厌的地方抹去,显然轰焦冻已经敌不过这样的帅哥了。

‖《我心中最强大的英雄》‖


爆豪跑回去一看,他家门居然是开着的,还以为是父母忘了关门,原来他妈妈站在门口处,捉着手焦心地在等人,一看到他那个脑袋,马上大着嗓门边喊边走出来:“胜己!”

他妈喂饭还是老样子,儿子嘴巴咂吧咂吧,她嘴巴一起咂吧咂吧,吃得同样用力。

爆豪失忆后,脑子里冒的全是哲学三大问题:

‖攻/爆豪胜己‖受/绿谷出久‖

七月,气温升高,蝉声躁动。

爆豪以为他妈要给他一个激动的拥抱,结果他妈是上来揪耳朵来了。

“啊?你说什么?”

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到哪儿去。

——————————分割线———————

关系亲密的绿谷一家和爆豪一家决定一起旅游避暑。

“为什么回来的这么晚?你去哪里瞎逛了?”

“我说……等下等下,”绿谷忙止住那个勺子,“你怎么和那人那么熟啊?”

绿谷坐在病床边,知道他的回答某种意义上会奠定失忆后爆豪的性格基础,于是回答: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毕业了,两个人的事业,还在学校时就已经开始了,所以就算是毕业对两人来说也没有多大影响,无非就是换个地方工作而已,但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急着去做,就是向双方父母坦白两人之间的关系。

在决定目的地时,“想要和小胜一起去海边!”豆丁绿谷这么向绿谷引子撒娇。

爆豪被她揪得上半身都斜过去,大喊:“哪里晚了!”

绿谷妈茫然而无辜地回答:“一个小区的呀。”

你是爆豪胜己,职业英雄名叫爆心地;你是你妈爆豪光己和你爸爆豪胜生的;哪儿也不去,留在寝室待命。

爆豪胜己很是直接的告诉了自己的父母,不好升级的父母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多惊讶8,因为在爆豪胜己,当时保绿谷出久带到自己家吃饭时,不好升级的父母就隐隐约约觉得有这个苗头了,绿谷出久也很是听话招人喜欢,自家儿子什么脾气也很清楚,估计也就绿谷出久能够治住自己爆豪胜己吧!

“既然那个废久那么想去就去好了。”在被询问意见时,爆豪这么回答。

“半小时前我就看见你们学校同学了!”

随便一个男人就使他母亲印象深刻,难道这个小区已经这么缺年轻男人了吗?

不偏不倚。

所以帮我升级的父母也就点点头“记得有时间去对方父母家拜会一下,什么时候把小出带过来?我们抽时间去小出家拜访一下……”

“都说了不准喊人家出久废久了!!”来自爆豪光己。

爆豪语塞,他不可能真说自己因为找人拖到现在,又想不出说不出借口来,狠心只能让她骂了。

“出久你忘了吗,你俩小时候一起玩的呢。”

爆豪得到基本信息后点点头,然后把哲学三大问题转移到绿谷身上:

绿谷出久就没有包乘几那么直接,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觉得不好意思说出口。

总之,两家人共同约定好时间,便搭上租来的小车,由爆豪胜驾驶,向目的地驶去。

但是她妈妈忽然松了手,爆豪低头去看,她望着爆豪的眼睛滴溜溜的,在暗处水光闪烁。

绿谷对此很没概念。隐约觉得自己童年很悲惨,倒不是家庭不和,是外力导致自己记忆里的童年老阴沉沉的。

你是谁,你从哪儿来,你到哪儿去。

晚上的时候,绿谷的妈妈进了绿谷出久房间,坐在床上,绿谷出就想了想决定还是先跟自家妈妈说,支支吾吾半天,绿谷出久的妈妈才总算是把事情听清楚。

绿谷坐在靠窗的位子上,小手紧紧压在车窗上。当那一片蔚蓝远远的出现在视野中,绿谷激动的回头抓住坐在自己身旁的幼驯染,手指指向大海的方向,祖母绿的眼睛闪闪发光。

爆豪抬头,又低头:“唉。”

“还不记得?”他妈好像巴不得他全部想起来,“就那个三天两头打你的。”

绿谷在此处愣了,也就是这一瞬间,他意识到现在的爆豪就是块任他宰割的橡皮泥,随便捏。要是说“我是你爸爸”,爆豪顶多会惊吓“爸你这么年轻啊”。

绿谷出久的妈妈在听到自家儿子喜欢爆豪胜己的时候,有些愣怔,看着绿谷出久一脸拘谨的样子,妈妈微微一笑。

“看啊小胜!是海!是大海啊!”

最看不得他妈妈柔弱那么一点点儿了。因为示弱太少,偶尔来这么一下就格外动人。

首先,“妈,你能不能有点立场啊。”

爆心地为什么会被搞失忆?还不是怪他不听人偶的话,人偶说一句,他要顶一万句,总之就是你讲的我都不听。人偶真想直接百分百我为人人呼上去了,“我们都毕业了,还玩高中这套呢?”

绿谷出久的妈妈揉了揉绿谷出久的头发说“小出已经长大了呢。很多事情是要你自己去考虑的了,你喜欢谁,想跟谁在一起,妈妈都不会去过多阻拦你,只要你过得开心,妈妈和爸爸都会很开心的!”

“吵死了废久,不就是大海吗!”虽然这么说着,但胜己并没有松开绿谷的手,反而将自己小小的脑袋也凑到车窗边上。血色的眼睛睁大,宽广无垠的海洋映入瞳孔,海浪一下一下冲刷着沙滩,表面的平静下似乎蕴藏着巨大的力量。

爆豪弯腰主动抱住她,想,果然还是要一个激动的拥抱。爆豪光己没说自己在家里听到警报时多么慌张,到避难所去听人说,炸的是靠向市区的地方,这才安下心来,家里上学那个是没事了;可是忽然反应过来,上班那个在市里,又给整得心神不宁。回到家里,电视上播报了最新消息:被自卫队击落的战机掉到市里,削烂了某座楼,新闻避重就轻,又不给说具体伤的是哪座,只说在全力灭火。她听得心惊肉跳,两个牵挂都迟迟不肯回家,索性开门亲自迎接。

都说三天两头打我了怎么好像还高兴极了呢?

爆心地肯定要吃亏。果不其然,总之爆心地因为一些意外,先进的操作没能拧过各种变故,被重击后昏了大概有半天,再醒来一脸懵懂,对着坐在病床边一脸焦虑的绿谷眨眨眼睛,又眨眨眼睛,说:“你好?”

“妈妈……”绿谷出久眼眶红红的,本来以为这个说出来父母可能会很生气,毕竟自己是和一个男孩子在一起。

爆豪胜将车窗打开,海风猛地吹动两个孩子金色和墨绿色的头发,顺来特别的海水的味道和海鸥的叫声。两双不同颜色的眼睛在夏日的光照下共同映射出光芒,带着童真的纯粹并且满怀期待。

但是等到红霞织满整片天空,爆豪胜己才悠哉悠哉(至少在她眼里是这个找打模样)溜回来,气当然不打一出来——他俩一大一小知道担两份心有多累吗?于是狠狠揪了小的的耳朵。

“哎,可是真的很帅啊。”

绿谷自然很气不过。他那么担心爆豪,处处为爆豪着想,把软软跳动的心呈上去说您看吧,爆豪一下呼地上:不看。然后绿谷捡起来吹吹,抹掉灰,卑微地说:就一眼,就一眼。就一眼你就能看到我多么喜欢你。这下爆豪把他连人带心踹翻。这就很过分了,属于吃硬不吃软的货,绿谷心想,小胜你的便宜,我占定了。

绿谷出久抱住自己的妈妈,很难得的撒了回娇,半晌才抬头问“那爸爸呢?”


可最下落不明的却至今不回来。晚得有点儿太过分了。轰炸机是否压到他,激起的瓦砾是否打中他,是不是刚好位于轰炸机横切过的大楼中,最后是大火有没有包围他?在爆豪光己心里,杀她丈夫太容易了。

帅个屁,可坏了。绿谷很不高兴,他妈居然不和他一起谴责那人。自从知道他就是小时候把自己当出气包打的家伙,绿谷更讨厌他了。讨厌重重叠叠,变得很想上门理论去。

绿谷认真权衡说自己是他爸爸的利弊,觉得说是爸爸都不如说他俩在谈恋爱。心里一个天使一个恶魔在死斗,天使一拳撂倒了恶魔,绿谷本人上去哭着给恶魔做心肺复苏——就是这样的,绿谷出久决心乱来了。

“你爸爸也不会同意的,都三四年了,每次爆豪那臭小子来的时候,你们两个老往房间跑,还有的时候趁我和你爸不注意偷偷亲你,真当你爸和我。”

“小久为什么这么想去海边呢?”途中爆豪光己这么问道。两家人原本想着既然是避暑那就去山里凉快点的地方,但在询问孩子意见时一直乖巧听话的绿谷却对大海有着超乎的执着。

爆豪心想,这下要走也麻烦了,他爹不回家,他就得一直陪着紧弦终于绷断的妈。

“妈,他几楼,我要找他。”

绿谷解释过自己的性命、来路去向后,又说:“小胜,我是你的恋人。”

“你爸爸也不会同意的,都三四年了,每次爆豪那臭小子来的时候,你们两个老往房间跑,还有的时候趁我和你爸不注意偷偷亲你,真当你爸和我不知道?”

为什么呢。

“……妈,我们去沙发那边坐着吧。”

“你找他干嘛?”

爆豪皱起眉毛,绿谷怕他这是失忆没失透彻,知道他绿谷在鬼扯,一张脸刷地就红透了,支支吾吾地,看对方信不信。

突如其来的拆穿让绿谷出久脸红红的,绿谷出久头低着不敢看自己的妈妈,绿谷出久的妈妈揉了揉绿谷出久的头,说“好好休息,改明儿个叫小胜他过来,一起吃个饭。”

那是在一个夏日,胡闹了一天的爆豪小分队解散之后,爆豪走到他面前:“喂废久!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大概又过了一个小时,天都完全擦黑了爆豪父亲才回来,还是跑回来的,看得出满头大汗。等的途中母子饭也没吃,本来母亲打算起来做饭的,又被爆豪按回来了。爆豪父亲刚进门便大喊母子的名字,沙发上两只殷切的眼睛顿时齐刷刷看了过来。

“叙旧。”

“你、你是不知道什么是‘恋人’?”

两个人本来以为会很艰难的出柜,就这样很简单的就过了,后来抽了时间两家人吃了饭,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意见分歧,两家人本来就住得近,两个人在一起和以前也没什么太大区别。

来到爆豪家,“废久是我叫来的!”这么打断了爆豪光己的招呼,爆豪将出久带进自己房间。跄跄咧咧的搬出一本比起小小的身子稍显巨大的书。

爆豪光己睁着眼睛跑过来,捧住她丈夫的脸扳过来扳过去地看,又拉扯几下他的衣服,看看一点血污也没沾上。爆豪胜对妻子忙不迭的查看笑了起来:

爆豪家原来住的是十二楼,绿谷家则是二楼。那时买房子早,大多数地产还没卯足劲往云端修,十二楼就到顶了。虽然并不能因为绿谷住二楼就断定绿谷家经济水平全楼倒数第二,但爆豪家住顶楼经济水平一定不低。

“不。”爆豪抬起手,示意让他想一想,过了大概几秒,爆豪点头,“明白了。”

确定以后,两个人买了一套房子,偶尔的时候会回家里住,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住在新房里,在公司上市稳定后,两人去美国结了婚领了结婚证,还办了一个婚礼,在海滩边。

两个人趴在地上,爆豪翻开某一页,是大海和帆船的插图。波澜壮阔的海上,一艘大船正在乘风破浪,船头站着一个男人,坚定的望向远方。

“路上有点堵而已,不要紧的。起火的地方离我们很远。”又探头看看他儿子,安然无恙地倚在墙上看着他俩,“胜己。”

那时候绿谷经常高高兴兴出门,哭哭啼啼回家。一次两次就算了,三次实在不像话。有次一开门把绿谷妈妈吓坏了,儿子老是拖着两行鼻涕,一行白一行红,边哭边吸溜,衣服还像在泥里打过滚。绿谷妈当然问了:出久,你跟妈妈说实话,是不是被欺负了?

然后爆豪有所期待地盯着他,绿谷摸摸头,他现在是不是该做出点恋人的举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