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无所谓见谁新蒲京,那么萧红敢于相对自由的选择自己的恋人



萧红是文艺女青年,典型的,所以她在饥饿面前轻易地委身于男人。别跟我说什么志同道合,一见如故,不过为了活下去那微茫的火光,即使是肮脏和不伦,也可以安心地骗自己,然后自己仍然圣洁天真如同一朵白莲花。
萧红的文字敏感而纯净,质朴,充满天然的感染力,这是造物赋予的天生能力。也许在这一点上她被神选中了,但是其他的方面,她一无是处。父亲,后母,无爱的家庭;私奔,同居,被弃。这典型的受害者境遇,简直感觉似曾相识,没错,你的生活中肯定有那么一位,神经敏感,情感脆弱,时常以受害人自居。当然她说的情况全部真实存在,只是她自己将伤害和恶意扩大了数倍,这样的人不薄命谁薄命。不过她们却未曾珍惜拥有,永远伸长脖子张望窗外。斥责家庭无爱,却忘了多年衣食无忧何处而来。为自由逃婚,那么表哥背后的另一个女人又为她背负了什么?未婚夫遗弃她,不过若没有爱意,恐怕也不会顶着压力同居半年之久。那么既然有爱,为何当初要给人家一顶硕大绿帽。此女之任性乖戾,对自由之追求超越责任罔顾他人,其实不过寻求对自我的放大。过分禁锢自我是错,但完全放任自我也只是呵呵,完全的自我本就是丑陋的畸形儿。
作为一个内心文艺却永在自我批判的人,我拒绝文艺女青年这个称谓。这个群体在我眼中是放任无秩序任性,乃至放逐身体,卖弄感情的存在,作女不在少数。文艺可以让生活更具美感,柴米油盐都可以很文艺,而牺牲生活去追求文艺,那或许是有些可笑。到底是纯粹还是畸形,真的不好说。想想当初,萧红好好嫁了,真的不能继续文艺了?那真是相当不好说,不过也许她像张爱玲所说那样“出名要趁早”,等不及要为世人所知了吧。
电影拍的不错,虽然不待见许鞍华。不过看的时候真有一种心脏下坠的感觉,人物命运一直是不可抗拒的下坡路,到最后半小时,我蜷在某人身上忍不住打冷战,一小半是因为冷气,一大半是因为同样敏感的神经太有触动。有人评论说萧红一直在自己选择厄运,这说的很好。每个人都固执,只是有人碰巧选对了路数,而有人摸错了命运的牌,却执着地相信这是唯一属于自己的,至死紧握在手心。
萧红一生都在为自己的乖张和天真埋单。孩子式的任性久之必令人生厌。不愿意和这世界打交道至少应对它保持礼貌,不要去触犯它的原则。萧红便是这样,不谙处世之道,却少加思索地越过了底线。本来她生来便具有很多人没有的廉耻的权利,但她却偏要自我折辱。逃婚吗,可以,但为何要和有妇之夫私奔?爱上萧军,好的,不过抛弃孩子却很难说是为了维系感情,也许只为了天性的凉薄。有些爱是书本上的爱,有些爱是血液里的爱。文艺女青年轻谈爱却不具爱。
萧军此人我不欲多说,冯绍峰又一次带了惊喜来,一个才华欠佳,努力有余的文人形象表现不错。要说美中不足,那就是太过俊美了些。文人的卑琐,懦弱,和勇敢,激进揉杂在一起。没错,这就是文艺青年,他们追寻着感觉,却忽略责任和道德。
我想我还是要做好我的普通人,吃饱我的粗面包,爱好我的程序猿,然后没事偷着写写诗,不让孩子看到,因为他们还要做国家的栋梁呢~

电影里面许鞍华让萧红说了一段话‘我不能选择怎么生怎么死,但我能选择怎么爱怎么活,这就是我的黄金时代’,这样洒脱利落的台词,倒是能感染我们当下这些向往“说走就走说爱就爱”的小青年儿,可这不是萧红。

如果说,青春就是可以为了一时冲动做什么,那么我今天毫无疑问就是“青春”了一把,花了18元(本来是30元,优惠价,不知道为什么只收了我18元,呵呵)来到万达影城卡了这个《黄金世道》。
说“一时冲到”也不恰当,4天前就想去看了,在联系一圈女孩子没人理我之后,我决定自己去看(好吧,大家尽情的鄙视我吧)。而且,自从在济宁万达影城开业当天为了和相亲的妹子(当时“婉拒”了我,这次也想再联系了她,她又再次“婉拒”了我)而花了100元办了万达影城的优惠卡以后,也一直想看一部电影,否则都对不起这张卡。
废话到此为止。
虽然已经预想到此种极其文艺的文艺片一般没什么人气,我还是被上座率的惨淡吓到了:检票根本不用排队,我是第一个检票第一个入场的,陆陆续续进来几个一看相当文艺的妹子,一共才11个人!!!果然是相当小众的文艺片。
开场非常震撼,“萧红”出现在黑白的荧幕上,淡然的说着“萧红,原名张乃莹,逝世于1941年,香港圣史提反临时医院……”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创新,反正我的心却是是被抓住了。故事从绿色的生机盎然的园子开始,这个场景在结尾再次出现,构成一个轮回,令人无限感慨。然后,从萧红母亲的去世直接切到了萧红和萧军初遇时谈论彼此身世的场景,这么突兀的蒙太奇切换反复出现,确实有些令人反感。之后,萧红的弟弟出场作为旁白讲了萧红初次逃婚的事,这么剧中人物作为第三方旁白以来私语接受采访的方式贯穿全剧的所有情节,也许是因为我看惯了纪录片,这种模仿纪录片的方式让我觉得更加真实也更加感动。所有的对白和旁白都有着浓浓的民国的气氛和每个人的风格,更让人觉得真实。在场景方面,绿色的园子、黑色的雪夜、慈祥的祖父、北京的阳光、阿城的马车、哈尔滨的大雪洪水严寒、上海的梅雨、黄土高原、日军轰炸,一个个场景对比强烈,激烈的冲突下让人更加压抑。结尾,用萧红在《呼兰河传》中所写的祖父的死来写萧红的死真可谓是明镜之笔。我对电影一点不想,说的不好勿怪。
再来说说演员。汤唯被整天“女神女神”的叫,我还不觉得怎么女神的(汤粉勿怪)。汤唯确实惟妙惟肖的表现出了萧红的叛逆、偏执、神经质、决绝以及悲惨,但确实说不上女神。倒是饰演梅志的袁泉和饰演白朗的田园让我感到实实在在的“民国范”。两位男主角表演中规中矩、还算不错,让人眼前一亮的则是王志文饰演的鲁迅先生,无论形象和气质都十分符合想象中的鲁迅,不愧是老戏骨。
重点说说剧情吧。影片的宣传最主打的就是“想XX,就XX,这是XXXX的时代”,看完之后我不禁要问你们凭什么“想XXX,就XXX”???你们真以为这是一个“黄金时代”吗?
一个一个说吧
萧红“想怎么活,就怎么活”。之前就看到了网上的吐槽“这是一个荡气回肠的搞破鞋”的故事,果然名不虚传!逃婚,没钱滚回家,家族声名狼藉;和“前未婚夫”乱搞,怀孕被抛弃;和萧军结缘,同甘共苦好几年,老公出轨;和备胎结婚,备胎又是渣男(下详),萧红的一生也太苦逼了,更苦逼的是“她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怀着上一个男人的孩子”。不知道萧红在临死前会不会后悔当初的逃婚,做一个平凡的汪夫人一定这样的人生更幸福的。昨天听了一期《逻辑思维》,罗胖子在讲女性心理时说“一段感情没有好的开始一定没有好的结局”,萧红的故事就是这个道理,为了叛逆父亲二和已婚的表哥私奔,表哥不会为了她真心付出;绝望之中和自己背叛了的未婚夫同居,对方不会对她负责;更加绝望之中遇上萧军,也成了自己单方面付出;和萧军分手后而马上和端木结婚,自己又无法全心投入。每一段感情都可以说是遇人不淑,然而每一次不都是她自己选择的吗?就像端木问她的,你知道萧军是这样的人又为何和他在一起?!说她“no
zuo no
die”实不为过!正如丁玲说的那样“你爱的太用力了,让对方不舒服”。萧红是一个不会爱的女人,也是一个有自我毁灭倾向的女人。
萧军“想爱谁,就爱谁”端木蕻良“想结婚,就结婚”都典型的渣男。萧军在萧红在日本期间的出轨虽说不道德但也是男人的通病,在山西执意要和萧红分开才真的让我气愤,一个男人怎么能这么任性,竟然为了自己的想法丝毫不考虑为自己付出全身心的妻子的乞求。端木蕻良的确在萧红感情最低谷时温暖了,但他确如萧红所说,是一个懦弱胆小的人,抛弃怀孕(虽然不是他的孩子)的新婚妻子只身逃难,妻子在战乱时节挺着大肚子千里逃难他没有任何安排,妻子生产以及新生儿夭折他不闻不问,妻子要做救命的手术他犹豫不决(因为是误诊,如果真听他的,萧红反而的就了)。当然,我虽然讨厌他,也被他给萧红吸手术伤口脓水的情节给感动了T_T。
回到影片的主题,民国真的是一个“黄金时代”吗?的确,那时的人敢活、敢爱、敢骂、敢走、敢飞、敢做、敢追求,但他们比我们现在更幸福吗?他们之所以如此“敢”,如此自由,正式因为他们无所顾忌,不顾及伦理(逃婚),不顾及道德(出轨),不顾及责任(不关心妻子)。一个人可以什么都不顾及,但在一个“等价交换”的世界,他也同样得不到。这不是他们三个人的不幸而是整个时代的不幸。逃婚、出轨、再婚等等成了那个时代的年轻人特别是文化人的关键词。鲁迅、郭沫若、徐志摩等人的绯闻大家早已耳熟能想了。民国是一个自由的时代,正因为那是一个崩坏的时代,基于农业社会的旧秩序迅速崩溃而基于商业社会的新秩序也未建立。这些年轻人特别是文化人,他们摧毁了新秩序又否定了新秩序,他们活该活在自由的迷茫之中。反观我们的时代,我们的确在恐惧,但我们之所以恐惧是因为我们拥有或者我们真心期望拥有。怀念过去不如珍惜现在。

      又到周五。时间过得真是迅疾,一天又一天,不知不觉就过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对时间敏感过,或者说,对青春与生命这样敏感过。

新蒲京 1

鲁迅曾经评价,说萧红是最有可能取代丁玲的女作家,可她死后,到现在,人们谈论最多的不是她的那些小说散文,而是她的男人们。萧红30年的人生,呼兰河,哈尔滨,青岛,上海,日本,武汉,重庆,最后定格在香港,始终颠沛流离,居无定所,漂泊一生。其实我总觉得,文字写作对于她来说,是宣泄苦闷的途径,追求心灵自由的渠道,甚至是谋生的手段,
萧红这么一个及其敏感多情的女人,有着“让人不能忘怀的近于疯狂的状态”,情对于她,才是高于一切。从她19岁逃婚开始,逃离为主题的爱情狗血剧就没有停过,但其实想想她大多的逃离,只不过是想追随那么一个可以互相理解的真心人。年少时代的汪恩甲,是她第一次逃婚的对象,逃离时候的萧红,正迎着五四运动的自由风,一定是满怀着对封建婚姻的憎恶,对自由美好生活的向往。可惜吃不上饭,爱情理想就都是空谈,为了生计,萧红最终却不得不屈服,回到了这个男人身边,结果反而大着肚子被抛弃在了小旅馆,因为几百块的房钱没了尊严更没了自由,但客观来看,两个人之间还是存在着一定的感情,至少当时萧红是全心依托在这个男人身上。

     一下午看完了汤唯、冯绍峰主演的《黄金时代》。我没有读过萧红的书,也不知道她和萧军之间的感情纠葛,但汤唯饰演的萧红,她的叛逆、直率、倔强和坚强,着实打动了我。她的脸上,在任何时刻,都闪着自己的光。我想这或许就是为何那么多萧军的朋友都喜爱并心疼她的原因吧。

“我只愿蓬勃生活在此时此刻,无所谓去哪,无所谓见谁,那些我将要去的地方,都是我从未谋面的故乡;那些我将要见的人,都会成为我的朋友。”

然后出现了萧军,这个从小旅馆拯救她的人,这个如骑士般的男人,让她的文学爱情都从这里真正开始。最初疯狂的热恋着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吃苦,每天为了包子,“列巴”能吃上一顿像样的饭一起烦恼,可是他们的精神反倒是融在一起的,“有他在我身边,饿也不难忍了,肚痛也轻了”。可是,这段关系从一开始就是不平衡的,萧军无法避免的从心理上有着救命恩人的感觉,当他们逐渐在文坛上崭露头角,日子过得好点了,反而这种矛盾愈发的凸现出来,尤其在萧红的《生死场》广受文坛赞誉之后,萧军开始有些接受不了了,特别是对于那些萧红更有才华的评论。在朋友们聚会的公开场合,有意无意的萧军会显露出对萧红作品的不屑,他的大男子主义性格甚至会在两人吵架人使用暴力。而同时,他也同样具备民国进步青年的思想,那就是追求自由爱情,“爱就爱,不爱就丢开”,或者当初就是因为这样,他们俩才能够不顾世俗的眼光,强烈的毅然决然的走在了一起,即使当时萧红怀着别人的孩子。而现在,萧军把他更多的无处宣泄的情感分给了更多的女人。

     萧红对命运的反抗从她撕毁父母指定的婚约而和表哥私奔开始。很多时候我们都会发现,其实女人远远比男人更为果敢与坚强。男人在太多关键时刻展现出他们的懦弱、胆小、自私与不担当,但这些字眼却常常被用来描述女性。这个与她私奔的男人终于抵不住家里的压力而离开,不顾萧红已完全在家乡身败名裂、无法生存。
   
     她拒不回家,一个人在外飘荡。这个从小与祖父生活在一起的人大概对“家”没有太多的温情。走投无路时,她投奔了曾经被她背叛的未婚夫。这种投奔在我看来是毫无感情所言的,她要的,只是活下去。七个月后,那个男人消失无踪,欠宾馆600元钱,她被囚禁在一间小房子里。但她仍没有放弃生的意念。她给报社写信求助。

1

我一直觉得民国时期是个神奇的年代,
各家各派大师云集,说百花齐放也不为过,而进步青年们的爱情之开放和自由,就是现在也觉得震惊,自从五四运动喊了自由民主之后,大家就身体力行红红火火的开展了自由恋爱的运动,大佬们有鲁迅郭沫若徐志摩徐悲鸿,谁没逃过婚,更不用说‘嫖妓才有好文章’的郁达夫,女青年们林徽因冰心丁玲白薇,都是追求自由恋爱的典型,师生恋忘年恋婚外恋错综复杂。那么萧红敢于相对自由的选择自己的恋人,可以说是当时的大时代的影响,在与萧军渐渐的不能有当年的激情和共同的思想,于是萧红选择了更能欣赏她的端木蕻良,是绝对可以理解的,尽管她当时怀着萧军的孩子。

     于是,她和萧军宿命般的相遇。

喜欢萧红,最初是因为她的《小城三月》。

那么后面的端木蕻良呢,历来大家对他评价不高,而种种资料也显示,在这段关系里,萧红还是没有改变家里弱者的地位,端木蕻良有文人的骄傲气质,两个人相处仍然地位不平等,可是就在他们在一起的那几年,她写出了《呼兰河传》。这稍微可以说明,这段日子至少是相对平和的。可让人唏嘘的是,最后时候萧红却还是避免不了再被抛弃,1941年香港沦陷之后,她病死在医院,身边陪着她的是受到端木委托的认识44天的知己骆宾基,在最后的时候,她仍然的敏感而渴望爱情的,对这个男人同样倾注了真挚的感情。
我同情萧红,虽然她男人不断而且涉嫌自己孩子的死亡疑问,但她却实实在在只是一个离不了爱情的女人,迫切的渴望平静而美好的爱情,却不停的受到伤害。其实她的悲剧,离不了当时的大环境,国家内忧外患,进步思想与封建守旧交织着感染青年们的性格和命运,她想要向往独立平等,却无法忍受没有爱情的孤单寂寞和无依,想要自由选择怎么爱,但却又迫于现实不得不一次次依附于身边的男人。
我爱萧红,她的小说朴实干净,敏感细腻,又透着强有力的表达,她的《纪念鲁迅先生》,让我重新认识这个“人性”的作家,而不是原来的那个想象中的“神”。我爱她,还因为她说过一句话,“作家不是属于某个阶级的,作家是属于人类的。”于是我又想,她短暂的一生,至少文字的流动,是绝对追随她自己的心,不受任何力量所左右,也许只有在她想象中的能平静的埋头文字,才是属于她的“黄金时代”。

     文人的惺惺相惜演变成爱情的干柴烈火。在最初二萧交往的日子里,两人虽然没什么钱,用洗脸盆喝水共度的日子里却也是欢快而甜蜜的。我相信,是因为心灵的契合。萧军的文学造诣应该是不输萧红的。很打动我的一个镜头是,二人出去吃饭,回家的路上萧红说“鞋带断了”,萧军找了个碎玻璃,蹲下来割断自己的鞋带,然后给萧红的鞋子穿上。那一瞬间,让我觉得二人的命运也这般休戚与共。

读《小城三月》的时候,我正在一个小县城读重点高中,繁重的学习课业,单调闭塞的小城生活。我读了一个和我所处小城类似的故事。读起来的感觉,就如看黑白文艺电影,慢节奏,慢情节,又因为儿童视点的单纯直白,所有人物对白能在心中反复揣摩回味。

PS:其实还没看过电影,因为一直没有下载资源~无关电影内容,随便说说感想

     后来内战、逃亡,二人在上海时与鲁迅先生多有往来。鲁迅先生对二萧评价极高。与鲁迅和许广平先生交往的那段日子,或许是难得的静谧时光。随后,女中学生出现,萧红留学日本期间萧军出轨,二人感情出现危机。整部电影下来,觉得萧军风流是本性,大概文人骚客本就风流成性。反倒是他后来对萧红与端木在一起时的指责是过分了的。这世间对男人风流有太多的宽容,对女性却又过分苛刻。但萧红是真的爱萧军,即便她的文笔那样大气与疏朗,但在感情上却始终也是脆弱与可怜的。文艺女青年,如果我们用这个词来定义萧红的话,大概从古至今,文艺女青年求的不过是一个懂她所思所想的人,一旦遇见这么个体己的人,便甘愿倾其所有,付之一生,无限包容。

故事只是个简单的故事,读完却让人空落落:

     二萧分手之后,关于萧红的生活直至死亡,电影亦用了不少笔墨着色,她的坚强、乐观、直率、自我与倔强在之后的描绘中愈发明显。单从电影看,端木这个人着实不讨人喜欢,不知道真实的他又是怎样的了。

“我”的一个叫翠姨的“姨”悄悄地在心里爱上我了的堂哥。然而,“向往着爱的自由”的翠姨,却“不幸”是一位再嫁的寡妇的女儿,而堂哥却是地主家才学出众的公子。他们的爱情,在有数千年传统规范的约束着的愚昧偏僻小镇,只能被不可理喻的冷寂扼杀掉。

      电影名字用的是《黄金时代》,萧红说“我不能选择怎么生,怎么死,但我能决定怎么爱,怎么活,这是我要的自由,我的黄金时代!”她的一生,坎坷、多舛,她活得自我却与时代息息相关。人无法跳脱出她所在的社会,都被时代的洪流裹挟着前进抑或后退。如果用悲剧来定义萧红的一生(虽然我不认同),那她的爱情悲剧、人生悲剧莫不如说是人性悲剧、时代悲剧。

几乎没有人能意识到翠姨心底的强烈爱情,甚至被她热烈挚爱着的“堂哥”也不知她缘何悲寂难耐。当人们准备给翠姨和一个又丑又小的男人结婚之际,翠姨却日渐消瘦,悄然病逝家中。然而,更可悲的是,那位堂哥此后提起翠姨,“虽常常落泪”,却不知翠姨为什么死,“大家也都心中纳闷。”

      近三个小时的电影,给我们描绘了一个粗轮廓的萧红。可以想见,在当时的社会与时日里,她真正的生活要远比电影描绘的艰难的多的多。从古至今,这个社会对直率、倔强、会读书、会思考又会写作的女人并不怜爱。她们是危险的。因为她们不屈从于社会的潜规则,不接受别人安排的命运,她们奋力想走出一条自己想走的道路,哪怕历尽艰险、客死他乡。

“翠姨的坟头的草籽发芽了,一掀一掀地,和土粘成了一片,坟头里淡淡的青色,常有白色的山羊跑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